礼品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礼品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跨界扩张的场景timing和顺序以及滴滴要补的课

发布时间:2020-12-25 19:31:16 阅读: 来源:礼品盒厂家

这篇算是给上一篇《美团的边界,滴滴的危局,以及挑战AT的龙岩双雄》做一点点扩充和补充。

这几天关于美团打车在上海的市占率是否下降和无锡外卖哪家强的争论吸引足了眼球,不过,所有的讨论应该都基于一个理性的前提:哪怕大家都在说,滴滴口碑恶化业务壁垒不深,或者美团盘子越来越大四面开战,但要知道,双方都是在进入一个对自己来说全新而又复杂的线下领域,最终都需要有一个摸索、试探、积累、成长和爆发的自然过程。

哪怕三年时间就打到收官的共享单车ofo vs 摩拜之战,在最初的时候,小黄车在北大校园里默默发展了很久,而摩拜在科技园区里也悄悄迭代了数次。在爆炸式的铺量之前,双方实际都修炼内功长达一年以上。

更别说这个自然过程还完全暴露在对手的紧密盯梢之下。因此,业务很多时候会施展不开,动作很多时候会变形。所以,要提现在谁就取代了谁干翻了谁,那是天方夜谭。

在我看来,滴滴肯定不会成为外卖市场的老大,美团也不会成为打车市场的第一,局部的胜利都是一时的胜利。

但是,总体来说,在相互入侵对方业务的过程中,美团打车的准备期要更久一些,而滴滴外卖则属于仓促迎战。美团更主动,基于已有业务更有想象空间,滴滴更被动,无奈被拉入一个以前不想进入的领域。

美团在登录上海前,已经在南京等几个城市试点了将近一年,并调整组织架构专门成立了出行事业部,然后才放出声量说要大举进入北京上海等多个城市,并采取大规模补贴策略。

而滴滴在涉足外卖业务总共才8天(4月10日)的时候,就宣称达到了当地的第一。无锡这个城市应该是滴滴经过调研后判断为一个不错的外卖业务切入点,兴许本来还有留给滴滴修炼内功的时间,但现在上来就遭到了美团和饿了么的双重夹击。

一、美团的野望与挑战

边界的扩张要注意三件事:场景、timing和顺序。

我在上一篇文章提到:“美团的边界应该是供给和履约在线下,提供以location为中心的服务。而王兴的战略思维能力(或者叫不务正业的能力)有目共睹,他不像饿了么那样以外卖平台来定义自己,也不像滴滴那样以出行平台来束缚自己,他会认为,所有供给和履约在线下的以location为基础的服务,或者叫虚拟服务(相对B1的实物电商),美团理论上都可以做。”

王兴本人曾被问到为什么会突然去做看似毫不相关的打车业务:“一方面现有网约车不能完全满足用户的需求,另一方面这是location-basedservice(基于位置的服务),美团的业务特征很大是和位置相关的。要么是服务提供者的位置,要么是服务需求者的位置。”

B2是基于线下的供给和履约,所以每一种B2服务,天然都牵涉一类消费场景,比如打车、酒旅、外卖、电影和单车等,每一种“服务”对消费者来说就对应一类“场景”。

属于B2范围的所有服务,美团理论上都可以做。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是,处于B2领域的玩家,都可以相互入侵,提供另一个玩家已经在提供的服务,滴滴当然也可以做外卖。

但是,从公司对场景和服务的理解上来说,美团和滴滴很不一样。认知的不同可能也决定了在摩拜的争夺中王兴突然改了主意要全款拿下摩拜,不希望重蹈发生在滴滴和ofo之间的覆辙。

财经的报道中提到:“摩拜董事会成员称,滴滴、美团对战场的定义不一样,看待共享单车的视角也不一样,滴滴从出行(场景)出发,而美团从生活场景出发,前者更希望通过投资来构筑统一战线,而后者希望通过收购建立不同能力实现线上线下场景联动。”

对于场景理解的不同,造成了大家在B2领域扩张方式的不同。可能一开始这并没有好坏之分,但竞争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除了对场景的理解,在B2领域的服务品类扩张中,还十分讲究timing和顺序。

做业务的timing决定了你能否活下来。比如美团做团购和电影订票,滴滴做打车,携程做机票和酒旅,都有timing的优势。在当时的时间点上,这个领域可能是一片蓝海、可能是传统行业发展不足、可能是巨头不够重视,都给了这些公司有过很长的发展坡道以专心修炼内功,timing的优势不是靠后期大肆补贴就能轻易追上的。

财经的记者曾经问过王兴,既然都做了外卖,接下来美团点评是否会提供58同城这样的到家服务?王兴的回答是:“Timing is everything,很多事情不是简单的对或错,而是看你在什么时机做。上门和到家,就吃这个需求,它的增长、它的ready程度比保洁阿姨要强很多。所以我不觉得这个时候我们要自己组建一支线下阿姨队伍。”

也就是说,王兴认为在当年那个时间点上,做外卖的时机比做保洁等业务更好,因为58同城已经做了那么多年,先发优势太明显,更别说外卖业务的盘子还比保洁等业务大很多。

做不同业务的顺序,则更抽象一些。毕竟除了美团,暂时没有其它公司频繁跨界的样本。我不敢说美团发展它旗下多个业务的顺序是完全ok的,因为大家都是在漆黑一片中摸索。但是至少我认为,出行(打车+单车)确实看上去对美团现有业务:到店服务,到家服务和线下实体等都有非常大的一个串联作用。

不过同时,滴滴倒是在打车领域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跨界顺序的模板,那就是站在消费端的角度,从高频服务做到低频服务。滴滴当年从出租车、快车、专车鏖战获胜后,再做巴士和代驾,显得轻松从容。

高频打低频几乎成了互联网界里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只要你能将高频的“根据地”真正占住了,而低频领域又不涉及壁垒太深的供应链或者牌照问题,那么裹挟用户流量、成本优势和场景覆盖,就很容易形成降维打击。

我在上篇文章提到过:“围绕出行的大概念,滴滴也做了很多我们通常从行业划分角度会认为是跨界的事情。比如快车、专车、出租车,这本来就可能是需要三个公司来干的事情,滴滴一家全干了。如果你要是再加上滴滴顺风车、滴滴巴士、滴滴代驾,甚至别忘了滴滴还涉足了二手车,这里每一个领域,放在过去的传统角度来看,已经是足够撑起多家公司的行业了。”

但是,相对于我们定义的整个B2,出行服务涵盖到得还是太少太少了。尤其遗憾的是,滴滴当年没有自己做单车业务。

贵阳正规原发性癫痫医院哪家好

温州医院治疗前列腺炎的费用

安康中心医院